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院文化 -> 文学作品

永远的“母亲花”

  发布时间:2017-05-10 09:45:27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白色的玉兰花在突兀的枝杈上,似一缕轻纱,悠悠地散发着清香。玉兰花,我的母亲花!一种久违的温暖植入心房,润湿的思绪随着记忆飘向远方,母亲的点点滴滴合着滴滴答答的细雨,缠满我颤栗的指尖,让爱的文字,无力地在荧屏上匍匐爬行……

    (一)初放的玉兰

    1937年农历1月7日,大雪纷飞,母亲在豫西一个小山村的窑洞里降生。她的到来,给这个清贫的家带来了欢乐。一家人守着几亩薄田,在勤劳外公的带领下,小日子虽清贫,但其乐融融。母亲家门前有棵玉兰,每到春天,白色的花蕾在深蓝天际绽放,给小山村送来第一缕清香。玉兰树旁,一条潺潺的小河,被浪花儿冲得洁白的鹅卵石下,不时窜出金色小蟹,下河摸鱼捉螃蟹、上山摘酸枣、摸柿猴伴随母亲度过快乐的童年。

    然而,命运多舛。1944年11月11日,母亲7岁那年,小她1岁的弟弟不幸夭折,承受不了沉重打击的外婆在极度悲伤中撒手人寰,母亲成了家里的独苗。悲痛中走出的她,有了同龄人没有的勇敢和坚强。

    11岁的母亲便学会了纳鞋底、做鞋子、缝补衣服。13岁,母亲才开始上学,她上学前没有大名,那时正学习模范“王玉兰”,老师觉得母亲天资聪颖、孤勇果敢像亭亭白玉兰,就把“玉兰”的名字送给了她。

    母亲品学兼优,她喜欢大楷到痴迷,兜里总有捡来的粉笔头,饭前饭后空闲,都要用筷子比划来比划去,天长日久,母亲那一手秀气楷书,便全校闻名了,奖励的大字笔一直珍藏着舍不得用,当年,能敲锣打鼓把奖状送到家,该是多大的荣耀呢?

    母亲很自豪地跳着级上完小学,小学毕业,考入县一中时,全村只有3人,她是唯一的一个女生。

    16岁时,住母亲家一名工作队干部,喉部突然出了大血泡,两眼憋得通红,已经不会说话,眼看就要窒息,情急之下,母亲用针锥刺破了他喉部的血泡,那名干部得救了。曾专门买了点心看望母亲几次,母亲都一一谢绝。

    说起这些时,母亲的笑容总是那么淡淡,她给予别人的暖,正如初春绽放的玉兰,温润香远……

    (二)永远的痛

    20岁那年,母亲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平顶山学院。为给家庭减轻负担,她默默地把录取通知书藏在枕下,果断放弃了继续深造的机会,毅然走上了乡村学校的讲台,这是母亲人生的第一次抉择。

    乡村来了女教师,给孩子们带来欢乐。母亲讲课深入浅出,和蔼可亲,孩子们每天盼望听她的课。几年中,她在乡村教学辗转了很多地方,在老乡家里派饭,淳朴的乡邻尊敬母亲,总想法设法改善伙食,母亲也像回到自己的家一样温暖亲切。母亲22岁嫁给了我们的父亲,父亲当时也在乡下教书,大姐大哥相继出生后,只能寄养在老乡家里。大哥是我们兄弟中最聪明最帅气的男孩,很讨人喜欢。有一年冬天,大哥突发高烧,老乡跑遍了附近所有药铺也没能将大哥的烧止住。父母闻讯赶来时,大哥已经嘴唇干裂,小脸通红,母亲扑簌簌的泪珠打在大哥脸上,急匆匆地向县医院赶,最后大哥还是被烧成了急性脑膜炎,智力有所下降,经常遭人欺辱,铸成母亲终生遗憾。

    母亲时常看着憨憨的大哥,独自黯然神伤。1964年,迫于生活的压力,母亲在经历剧烈的思想斗争后,终于做出大胆的决定,放弃了她为之奋斗八年的讲台,转身成为一名农村妇女。多年后,政策恢复,母亲不想给政府添麻烦,没有再申请恢复她朝思暮想心爱的讲台,而这些也成为母亲心中永远的痛。在我们家的墙壁上,至今还留着母亲晚年铿锵有力的大字,这是她与病魔抗争的不屈,是她发自至内心深处无声的呐喊,是我们儿女永远擦拭不掉的记忆。可当我问起母亲,对人生关键口的抉择是否后悔时,母亲坚定地回答,你们都这么好,我已经很知足了。但我从母亲忧郁的眼神中读出了她内心的彷徨和遗憾,一位慈母博大的胸怀和对家庭深深的爱!

    母亲,您的柔和、美丽、高洁、无私,如您的名字一样,熏香了岁月冷暖……

    (三)擦拭不掉的记忆

    母亲辞去钟爱的教师岗位后,由于父亲常年在外工作,她包揽了近乎全部家务,开始了她起早贪黑不停劳作的主妇生涯。挑水、劈柴,洗衣,做饭,下地、缝补……,无论条件多么艰苦,都能精打细算,粗粮细作,用灵巧的双手,把家布置得井井有条,就像她亲手在门帘上绣出的“室雅何须大,花香不在多”那样,给我们打造了一个温馨的家。

    小时候,我们家养了很多牲畜、家禽,还有十来亩耕地。印象中,母亲总是那么忙碌,像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不曾停歇……

    每个清晨,我们尚在梦中,母亲便起床了,做饭、搽猪食,里里外外打扫,打发我们姊妹6人上学,然后去地里耕作。夜晚醒来,习惯地看到微弱的灯光折出她高大的身影,那么专注,一针一线把密密麻麻的爱缝入一双双鞋子。

    母亲的手,灵巧,哪怕一个补丁,也能在她手中变得如花朵一样漂亮,因兄弟姊妹多,我们的衣服都是大姐穿了,大哥穿,轮到排在老五的我时,衣服已经补丁摞补丁,但依然精致、干净。

    后来,我开始了寄宿生活,每到周日下午,厨房便弥漫起诱人的馍香,那时的我可是家里的宠儿,享受特等待遇,白面馍馍是专门为我带校吃的,现在想起,吃着玉米面窝窝的哥哥姐姐该有多么艳慕我呢?

    世界上有一种味道,谁也无法替代,那就是“妈妈香”。

    最贪恋,每年生日,母亲那碗手擀长寿面,最难忘,那年,刚端起热腾腾的碗,敲门声骤然,拉开门,一个着破衣衫骨瘦男人,正伸着脏兮兮碗,可怜巴巴念叨着,“行行好吧……”不知所措的我,眼巴巴瞅着,母亲却没丝毫迟疑,眨眼间,我巴巴盼了一年的面就进了那破碗,愣愣看着男人躬身离开。

    此刻想来,那时不懂事的我,太愧对母亲,可这碗没吃成的面,却鞭策我一生。

    时光就像母亲眼角的刻痕,伴随我一路成长。1989年春,18岁的我来到首都,成了一名军人。

    “儿行千里母担忧”,春节,母亲来看我了,抑制不住激动,于瑟瑟风里在车站翘首,当母亲那颤巍巍的身影出现在视线时,泪水盈满了眼眶,何时起,母亲的步履不在矫健,风吹处,鬓角已有银发闪……

    当母亲用她干裂的双手,打开帆布兜,小心地掏出一个黄色纸包,颤抖着一层又一层剥开,捧到我嘴边的竟是一块揉得有点发酥的牛肉,“儿,这是你最爱吃的……”又急急地掏出两双针脚密密麻麻的老布鞋,“这个快试试,让妈看看你的脚是不是又长了……”那一刻,我哽咽了,军人的坚强在母亲怀抱喷涌,紧紧抱着单薄的母亲,如儿时一样,流连……

    母亲,您就是早春最美的白玉兰,用您的质朴、善良、勤劳、傲娇给了我们永远的春天。

    (四)永远的“母亲花”

    岁月经不起风霜的蹂躏。2000年春,63岁的母亲突发脑梗,从此,与双拐和胰岛素结上了不解之缘。

    闲不住的母亲终于停下了劳作,在无奈中开始了与病魔作战。我每次回家探望,她总是嗔怪,“怎么又回来了,我很好,有你爸照料,不要影响工作……。”每每提及父亲,母亲很自豪,激动时眼光总能闪出幸福泪花儿。

    日复日,年复年,母亲偏瘫十几年中,从没抱怨,始终以坚毅从容乐观面对生活,为家人撑起了一片蓝天。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2011年秋,母亲在做康复锻炼时,不慎跌倒,膝盖、骨盆骨折,从此,她再没有站起来,在冰冷的病床上熬过了一个个难眠之夜。

    母爱总是无私的, 晚上,不忍扰醒陪床的儿女,躺久了的她,背部奇痒难忍,就自己一点点在床上蹭一蹭,实在受不了了,就轻轻地哼儿歌,以打发漫漫长夜。

    母爱似涓涓流淌不知疲倦的小溪,滋润我们整个生命!

    一颗心就是一个世界,一个人就是一部历史。我也只是在这时才知道母亲更多的故事。有时候,我们总觉得自己已经成人,母亲只是一间老屋,给我们童年以遮蔽,我们急切的投身外面的世界,极其在意世人对我们的看法,恰恰忘了母亲!我们从小到大最详尽的档案,我们失败与成功的每一次记录,都储藏在母亲宁静的眼神中。

    春来了,母亲病床紧挨的窗口,恰有玉兰含苞待放。

    2012年2月10日凌晨,飘起了大雪,操劳一生的母亲,没能熬过病魔的折磨,抛下了亲人,离开了她眷恋的家。抱着母亲,最后依偎在她的怀里,多想,多想,再次轻挽您沧桑的粗臂,多想,多想,和您一起再去花间荡千嬉戏 ,母亲,我还想,还想听,听您在我乳背上谱就的小曲……

    泪水打湿了季节的寒,雪花无情打落玉兰花瓣,铺了一地洁白,凝了一季伤痛。

    那年,我家门前,多了一棵玉兰,它如懂我的思念,叶茂枝繁,一年一年,每每玉兰花飘香春天,那朵朵都如母亲的笑颜,一直一直未曾走远……

责任编辑:xcc    


关闭窗口

地址:河南省三门峡市崤山中路36号(邮编472000)  
电话:0398-2967227   
您是第 11080704 位访客

民意沟通信箱:smxz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18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