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天平杯征文

那碗飘香的荷包蛋

  发布时间:2018-03-28 17:27:12


    小时候,生日当天妈妈会给我煮几个鸡蛋吃,很香;后来长大了,结婚了。妻子也会给我煮几个鸡蛋,很甜;蒸的、炖的鸡蛋我也吃过不少,但我最难忘的还是在柴洼乡朱老汉家里他双手端上来的那碗热气腾腾,飘着香气的荷包蛋。

    记得那是2003年的事。那时,我在执行庭工作,承办了一起普通的生命权纠纷执行案件。朱老汉的儿子因为生计到附近一个体煤矿打工,收入可以,因为离家较近,煤炭市场看好,煤矿老板也比较不错,儿子在煤矿有零花钱,老人和妻子在家务农种地有粮食吃,一家人其乐融融。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忽然有一天,朱老汉的儿子在工作时,煤矿洞顶上掉落一块石头,正打在埋头劳作的他的头上。由于事发突然,他全神贯注,毫无防备,致其颅脑受伤严重,经抢救无效撒手而去。此时,煤炭市场已大不如前,也由于发生死人事件合伙的一名老板也逃之夭夭,赔偿协商陷于困难;随后一路诉讼、执行来到我面前。

    我开始并不注意这个身材矮小,清瘦面容,衣着简单的老汉。他来时,有时有别的案件,我简单的说两三句话就打发他走了;有时急着外出,我说今天没空,你明天或后天再来;有时,因为被领导批评或心情不好,甚至黑着脸怼他两句,很不耐烦的让他“等着。”大约一个月后的一天,他又一次来到我的办公室,他小心的叫我:介庭长,我又来了。

    我仔细打量着这位不知多少次为孩子的命在诉讼、执行之路上奔波的老汉:瘦瘦的脸上浅浅的陷着一双小小的眼睛,眼角还留着若隐若现的眼屎;头顶上稀疏的头发显然已全是花白;尖尖的下巴,显然是自行在家里刚刚手艺不高刮过胡须,鼻子根部、嘴角还留有或长或短的毛胡须;上身一件棕色的外套,好像不习惯整理的那么严实,领口明显的露出黑黑的脖子;下身一条灰色的裤子,裤脚上还有处理不完的泥土,一双绿色的已经泛白的解放鞋上,不同颜色的鞋带,很紧的绑住要开的鞋脸,光光的脚脖直直的杵在松松的鞋里。

    不知不觉之中,我想,站在我面前的这位风烛残年的老人,为了抚养儿子长大成家,不知付出了多少艰辛;为了讨回儿子丧命的赔偿,他和家人不知和煤炭老板进行过多少次痛苦的交涉;为了能讨回一个公道,他又在诉讼、执行的路上跑了多少回;为了能早日讨回公道,他先要在家把农活赶完、安排好;他要从老家坐乡间公共汽车又搭顺路的煤车到观音堂转车,他在三门峡市区乘公交车后转乘开往西站的五路公交车,辗转三五次车。此时大约11点左右,而他马不停蹄来到法院,还不知能否见我一面……而我有时又会那样的对待他。

    想着想着,我慢慢的站起来,赶忙扶住他请他坐下,然后倒了一杯水听他给我说:老想来,就是怕打搅你…… 听着听着,我似乎听到了一位朴实的农民强忍着丧子之痛对法律的呼喊,我在他静静地诉说中感到了肩上的压力,感受到了他的眼神中饱含的希望。想着他一家人的内心苦痛,我又一次站起来,对他说,你真难啊,有时我还那样接待你,对不住啊!我刚说到这里,朱老汉就像个孩子似地呜呜的哭起来,而且声音越来越大。停了好一会,我帮他慢慢地平稳了一下心情,坚定地说:“老朱,你回去吧!从此以后你不要来我的办公室。我一定把案件给你办好,钱给你送过去。”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和我的同事查封了煤矿上剩余的煤炭,拘留了躲债的老板……最后将这起案件中执行标的全部执行完毕。为了兑现我的誓言,我立刻前往朱老汉家送标的款。    

    那天,我办理完别的事大约十点左右来到朱老汉家,而他下地又不在家,听说我来了,一进门他便气喘吁吁地招呼儿媳妇烧火做饭,我让书记员把执行款交给他,这是57000元,你数一下,他只是双手把钱接住,不停的说,不用数,不用数。见我执意不吃,急忙在翻滚的锅里打了一二十个鸡蛋。顷刻间,给我端上满满的荷包蛋,我看看朱老汉的脸,此刻好像又有些红晕,眼圈也红红的,嘴里嗫嚅着:“你不吃饭,喝碗鸡蛋茶吧!”我不忍再看他的眼睛,低下头,看看碗里的荷包蛋,认真的数了数:整整八个。我十分为难,吃吧,确实吃不了那么多;不吃,又会让老朱挂不住。我只好转过身去,往同事的碗里拨了几个,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20元的纸币折了折,在放回饭桌的时候,轻轻地压在碗底下面,然后对他说:“太多了!太好吃了!”

    回来的路上大家在车里有说有笑,有的人说朱老汉能留住儿媳保全一家人真不容易,有的说这个案子办的还可以,我闭着眼睛坐在前排,从收案到今天113天,细细的回味着接待朱老汉的一幕一幕,想着想着,眼角渗出了别人难以察觉的眼泪,顷刻,我转过身去,大声对后边的同事们说,伙计们,咱们得好好干啊!千万别忘了今天的荷包蛋!

责任编辑:xcc    


关闭窗口

地址:河南省三门峡市崤山中路36号(邮编472000)  
电话:0398-2967227   
您是第 10324386 位访客

民意沟通信箱:smxz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18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