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天平杯征文

“小马”过河

  发布时间:2018-04-09 10:06:57


    “哥哥面前一条弯弯的河,妹妹对面唱着一支甜甜的歌。哥哥心中荡起层层的波,妹妹何时让我渡过你呀的河……”每当我听到著名演员潘长江、刘春梅演唱的这首《过河》歌曲,我的心里就会荡起一阵阵涟漪。潘长江、刘春梅演绎的是情意绵绵的爱情之河,而在我三十多年的法官生涯中,却有一条让我终生难忘、实现我人生价值的跨越之河。

    1987年4月的一天,春光明媚。那是我进入法院工作的第二年,当时我是刑事审判庭的一名书记员。

    50开外的许明杰老法官因老家是洛宁的,说话总带着一口浓浓的洛宁腔。这天一上班,见到我就喊:小马,今天我带你到五亩乡调查一起自诉伤害案件,案件材料我已经装好了。说着他把一个装着案卷材料的蓝色手提袋递给我。

    我接过手提袋,心里暗自庆幸,因作为一名书记员,每天坐在审判庭全神贯注做记录工作,要是遇着大案子一坐就是一整天,腰酸背困手发软,记录密密麻麻半本笔录稿纸,多则一整本。今天终于可以出去透透气,到乡下放放松松,心里别提有多高兴!

    我哼着小曲高高兴兴跟着许法官出发了,我亲切地称他老许叔。我们一路步行到城南老影院门前,老许叔说今天要到五亩乡岭坪村,案件部分事实还不清,需要核实几份证据,走访调查几个证人。中午可能赶不回来,咱就提早带点吃的,说着他就买了4个烧饼,4个茶叶蛋。当时五亩乡不通公共汽车,只有几辆灵宝当地人称“蹦蹦蹦”的三轮车,老许叔招手叫了一辆三轮车,付给司机1块钱,我们上了车。三轮车虽然有一个车篷,但破破烂烂的,四面透风,料峭的寒风吹进我的身体,冷飕飕的,刺骨的寒。经过半个多小时的颠簸,我们来到五亩乡政府门前。

    岭坪村属山区,不通公路,三轮车也上不去,我们只好步行。穿过乡政府向南行走约一里路,一条10余米宽的河流挡住去路。冰雪虽已消融,仍然春寒料峭,河水上涨,水流湍急,只有零散的几块大石头露出水面。

    我望着湍急的河水顿感头晕目眩,一路上的兴奋劲被恐惧感所代替,站在河边不知所措。

    老许叔把裤腿往上卷至大腿根,摘下他的老花镜装进制服口袋里,让我把案卷手提袋递给他,他一手拿着手提袋,一手拿着他的一双白底黑色鞋子,光着脚准备过河。

    在我的惊诧中,只见老许叔已经一步步走到河中间,河水很急,最深处足有一米,河水已快浸到老许叔的大腿根,卷到大腿根的裤子被河水浸湿了,可他依然牢牢地拿着手提袋慢慢地朝前走。

    当他走到了河对面回头看我时,发现我在河对岸还没动静,就喊:小马,过河呀!”

    我这时只想哭,带着哭腔不停地说:“老许叔,我害怕!”

    说实话,我出生在吃水贵如油的旱塬上,没有下过河,第一次卷裤腿过河心里没底,感到异常恐惧。

    老许叔回头望着胆怯的我,又从河那边折回来,走到我跟前说:“小马,别害怕,我背你过河!”说完他蹲下身子就要背我。

    此时,我脑子一下子蒙了,一个体重105斤的年轻姑娘怎能让年过半百的老前辈背着过河?

    我迟迟不肯,嘴上不停地拒绝:“不行……不行,让我自己下河试试看,你年纪大了吃不消。”

    老许叔用坚定的语气对我说:“快点!别耽误时间!我能把你背过去。”

    那一刻,一股暖流涌上我心头。我一手提着我的鞋子,一手按住老许叔瘦弱的肩膀,他像背孩子一样两手抱着我的双腿,颤颤巍巍地在湍急冰凉的河水中一步一步艰难地走着,一秒、两秒、三秒……黄豆大的汗水从老人花白的头上渗出,又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我心里好难受,嘴里不停地说:老许叔,不行让我下来……他厉声说:别动!很危险!我能坚持住!他深一脚浅一脚,气喘吁吁地将我背过河。

    这时,我发现老许叔卷起的裤腿不知什么时候已落下来被河水冲湿了。他的双腿被冰凉的河水浸得青紫。法官制服被汗水浸透紧贴在身上,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动。

    我在心里默默地说,老许叔啊,您不仅是我工作上的老前辈,更像一个慈祥的父亲呵护自己的女儿。

    我们过河后,我看着老许叔气喘吁吁的样子,我让他先休息一会儿再走。他说,“岭坪村路远,还要走十多里山路,咱们不能耽搁时间”。说完他只简单地将湿漉漉的裤腿拧了拧水,戴上他的一幅黑边老花镜,就迈开大步朝前走。

    我望着一米七出头,身着褪色的藏青色法官制服的老许叔,望着他那苍白的头发,瘦弱的身体,有点佝偻的背影,我心里酸酸的,情不自禁地湿润了眼眶......

    我们穿过宋曲村,又翻山越岭走了将近十多里山路,到了岭平村已经十二点多了,此时我们已经是饥肠辘辘。老许叔从他蓝色的手提袋里拿出饼子和茶叶蛋递给我,我们简单吃了后,他对我说,咱先到村治保主任家去了解情况。

    他边走边向路旁干活的一个年轻小伙打听治保主任家的方向,小伙望着不远处散落在山坡上的数户人家的村庄,手指着一户院子里有两孔窑洞,门前有一棵梧桐树的人家说:“那就是”。

    这时老许叔向年轻人道完谢,带着我大步流星地走到村治保主任老伍家。他热情地和老伍拉起家常,说明我们的来意,并听听老伍对这起案件的起因、事实发生过程的看法,当事人在村里的表现以及村民对这起纠纷的看法。

    老伍主动引路,我们前往需要调查的几个证人家。我跟着老许叔走访调查了五个证人,基本查明了案情,我密密麻麻记录了十余页。

    按理说老许叔这时可以大胆放心地下判决了,但他考虑到原告和被告系同组村民及近邻,为了彻底化解矛盾,有利于双方当事人日后和谐相处,老许叔又将双方当事人叫到只有几间简陋的土坯房村部。在老伍的配合下,经过苦口婆心地调解,被告人承认了错误,向自诉人赔礼道歉,并赔偿4000元,取得了自诉人的谅解,自诉人撤回起诉,案件得到圆满解决。

    暮色中,我和老许叔带着满满的收获踏上归途,案件的双方当事人听说了我们早上过河的艰难,就从家中拿来两根竹棍,让我和老许叔拄着,并帮助我们渡过河……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这件事已经过去整整30年了,老许叔在十年前就已离开了人世。我至今回忆起来,仍仿佛在眼前……

    当年在老许叔的帮助下,我跨过了人生的第一条自然河。

    当年,为了一个案件,为了双方当事人和睦相处,老许叔通过情、理、法,释疑解惑,为当事人架起来一座法律桥,使双方当事人冰释前嫌,握手言和,促使双方当事人跨过横在其面前不可调和的心理暗河。

    正是这件小事,伴随我走过了人生的坎坎坷柯,跨过了人生的一条条困难之河……

    在以后的工作和生活中,每当我遇到困难和挫折时,我不由自主地就会想起老许叔,想起他那句给我勇气和力量的话,“小马,过河呀……”

责任编辑:xcc    


关闭窗口

地址:河南省三门峡市崤山中路36号(邮编472000)  
电话:0398-2967227   
您是第 10341154 位访客

民意沟通信箱:smxz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18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