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队伍建设 -> 先进风采

教育整顿进行时|作品说 · 先锋模范代表王彬

  发布时间:2020-11-05 14:59:17


                           我们的故事——小宋记

                          “天平杯”征文优秀作品

    2017年7月里一个周五的上午,我和小宋起的格外早,等我把雷家坪村部大院打扫的干干净净,小宋也把早饭搞定,舀好盛满整齐地摆放好了,鸡蛋面汤、拍黄瓜、馏馒头。我们喜欢在村部大院的乒乓球桌上吃饭,既凉快又敞亮自在,话虽这么说,但是7月的清晨也是酷热难耐,吃完又是一头汗。

    那时候的雷家坪村条件还很艰苦,两层破旧的砖结构楼房外加一个大院,坐落在五里川镇偏远的渔塘沟里,一条崎岖的沙土路环绕在渔塘沟的山脚下,距离镇区11公里。2016年春,当我和老宋书记刚到雷家坪村驻村扶贫的时候,村部除了一间值班办公室外,已找不出能住人的地方。我们和村委干部一道把一楼其他房间的杂物搬到二楼,在一楼北端腾出一大一小两间屋子,一间住人,一间作为伙房。老宋是第一书记,59岁了,是我们法院行政装备管理科的老科长。看到这里,你估计笑了,怎么一会儿小宋,一会儿又成了老宋?他们可不是同一个人。

    扶贫工作起初的一年格外辛苦,老宋书记到村后走村入户排查摸底,晚上,还要熬夜整理台账,身体渐渐吃不消了,2017年5月底,经院里决定,让小宋接任雷家坪村的第一书记。小宋书记上任的时候是2017年6月2日,那天一早,我把村部卫生打扫了一遍,卧室和办公室的底面扫前洒水,扫后再洒水,隆重欢迎我们的小宋书记上任。小宋在村部整理个人床铺的背影让我印象深刻,没想到身材矮小的他,倒是个居家过日子的好手,三下五除二就把床铺整理的妥妥帖帖。

    小宋书记的名字叫宋延松。因为他参加工作比我晚,年龄比我小4岁,我习惯了这么叫他。小宋一直在执行局工作,是执行局出了名的“拼命三郎”。小宋家里经营一家饭店,所以他做起饭来也是一把好手。

    他来接任第一书记时,正赶上扶贫台账重新评定,时间紧,任务重,乡里的包村干部任镇长带着我和几位村委干部已经连续熬夜加班了好些天了。小宋头天入村就熬了个通宵,愣是把全村100多户贫困户的信息登记表电子版整理任务拿下。第二天一早,把任镇长和村干部们都惊呆了。那一次,因为雷家坪村扶贫台账整理的最规范、最精准,镇上在我们村部开展了全镇扶贫工作队现场会,组织大家学习雷家坪村在扶贫工作中的好经验、好方法。小宋作为第一书记,在现场会上讲了话。

    按下前事不提,且说说“2017年7月里一个周五的上午”。

    刚吃完早饭,村支书、主任、文书先后都来了,按照我们的工作安排,这天上午我们必须把贫困户名单再核查一遍。快中午的时候,小宋接了一个电话,好一阵才见回来。他一脸凝重的对我说:“王哥,刚子出事了!”看着他的表情,我知道真的出大事了。

    “刚子从西安西京医院打来的电话,肝癌晚期已经确诊了,电话里说到后面刚子已经泣不成声,他妈妈接过电话才说清了这件事。我们抓紧开展排查,弄完村里的核查,我得赶紧回院里一趟。”小宋一边说着,一边坐下去整理手头的扶贫资料。

    刚子是我的一个朋友,比我年长两岁,前些年在周边县区搞电子灯饰生意,这几年因为大家都忙很少联系。因为别人欠他15万元货款多年未付,在法院打了官司,前段时间,执行案件分给了小宋办理。刚子给我打过电话,让我给小宋说说“情”,我知道小宋的为人,所以这件事处理的没能让刚子满意。不单是刚子的案子,小宋对每一个案子都格外上心。他先后多次传唤被执行人到院里询问,并采取查控措施,因被执行人外债较多,执行效果并不理想。小宋任第一书记驻村后,因为执行局人手不足,一部分在他名下的执行案子,他仍继续办着。

    我问小宋为什么着急回城。小宋说,被执行人履行能力不足,态度也不好,经多次谈话询问效果不佳,告知限期履行后仍拒不执行。现在刚子等的可是救命钱,一家老小都等着这笔医疗费呢,必须果断采取强制措施,督促被执行人还款。小宋打算下午到院里办理拘留手续,把被执行人拘留了。小宋说,如果能从这个被执行人所在单位把人拘走,肯定能在精神上给予其打击,才能让这个被执行人反省并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才能保证像刚子这样的胜诉当事人合法权益。

    中午将近1点,我们干完了手头的核查工作,村文书已经做好了饭菜,小宋却执意立即回城,硬是要在下午上班前赶会院里。我知道他的脾气,没有强留他吃饭,等他整理完背包,我从厨房取了两个馒头一瓶水塞进他的包里。

    那是一个炎热的中午,太阳格外刺眼,穿着短袖站在太阳地里仿佛胳膊都要烤熟了,村里的沙土路面没有一丝水汽。因为没有车辆接送,小宋需要在村道边上等过路的汽车帮忙捎到镇上,才能再转班车到县城。我陪着小宋走出村部,绕过两道下坡弯路,来到村道边上,可等了许久一辆车也没有。小宋坚持先步行一段,到前面三村交叉的路口再等车。小宋右手一甩,把背包搭在肩上,灰突突的运动鞋一步一步离去了。站在树下的我已经觉得额头在淌汗,不能想象小宋还要走多远才能遇上顺路的车。看着他走远,我喊了一句:“遇到车找个有信号的地方给我打个电话!”小宋回头应声:“好的知道了,外面太热赶紧回去吧,别让大家等久了。”目送小宋背影转过远处的弯,我才回村部吃饭。

    雷家坪村部距前面那个三村交叉的路口足足有4公里路程。

    事后得知,那天下午,小宋办完拘留手续,给被执行人打了电话,交谈了40多分钟,字字句句情真意切,陈明利害,希望被执行人主动履行,然后又传唤被执行人到法院当面沟通。被执行人得知刚子的病情,觉得愧疚万分,表示一定会想办法抓紧履行。次日上午,小宋早早到执行局办公室等候,被执行人妻子送去了第一笔执行款10万元,并保证剩余执行款一定尽快送交法院。

    那年10月的一个周末,我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刚子媳妇发来的,内容是刚子因病医治无效去世。刚子的遗体运回老家村里安葬,我和小宋参加了刚子的葬礼。2018年7月,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小宋是我的入党介绍人。

责任编辑:xcc    


关闭窗口

地址:河南省三门峡市崤山中路36号(邮编472000)  
电话:0398-2967227   
您是第 18689567 位访客

民意沟通信箱:smxz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2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