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院文化 -> 文学作品

闲散读书

  发布时间:2014-01-10 10:53:05


    闲散读书

      岁末,回望。

    那些渐行渐远的跌跌撞撞、磕磕绊绊,或悲或喜、或苦或甜,或咸或淡,竟一股脑儿涌上心头,又忽然间攸攸而逝,唯有那些散落于博客日志和报刊杂志的一些读书札记心得体会,如业已迟暮的老人安祥而卧于冬日暖阳中,虽有岁月的记忆,但却孤寂、闲散……

    想来,经过几番工作上辗转腾挪和人生的多次归零和重启,自身不断丰富和变化的人生阅历,竟始终没有逃脱将读书演化为学习,将学习转变成备考的悲哀,于是在迈入2013年那一刻起,便告诫自己,要改变之前那种“男儿欲遂平生志,五经勤向窗前读”的功利读书心态,要以一种闲适、懒散的方式去读书,学一学古人那“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自在与恬淡,过一过古人那“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的旷达和超脱。

    于是,闲散读书这一年。小说、诗歌、散文、评论、传记,或古或今,或长或短,或新或旧,总是随意拿来,随性阅读,随便搁置,没有计划,没有目标,不刻意强求,有的是刚读便忘记了,有的是读一半便放弃了。从年初断断续续的读贾平凹的新作《带灯》到胡乱翻看陈新峡老师的小说集《存在与流逝》,再到零零碎碎地阅读《人民文学》《十月》上刊载的名家新作,虽说战线拉的很长,精力分的很散,但还是能合着《带灯》主公翁命运的沉浮而喜悲参半,还是会疑惑并试图甄别出《存在与流逝》中作者的真实生活与文学作品虚幻描写之间的差别和距离,更会为作者丁三在《精卫填海》中所叙述的清降以来国运兴衰和人情冷暖唏嘘不已,以及对那些在不同价值理念驱动下以自己的行为方式,去实现为中华民族救亡图存而努力前行的国人们所作出的牺牲和探索而由衷赞叹……

    小说比散文更真实,这是陈新峡老师小说集《存在与流逝》的后记标题,也许是之前读过陈新峡老师的散文集《面湖而坐》,内心便将一直将他定格成散文了。没想到,这种思维方式的逆转和固化竟然让我这种闲散读书的心态收获了别样的喜悦。将小说读成散文,便放下了急切知道故事结局和主人翁命运归宿的想法,开始和小说中的人们一起去欣赏书中的风景,去感受作者或刻意或无意的借景抒情的写作手法。于是便喜欢了贾平凹笔下的商洛大地的山山水水,喜欢了陈新峡笔下的观音堂小镇的质朴和凝重,喜欢那些无论是小说还是散文、随笔中那些带着灵动气息的文字。记得今年10月的一天,在街道旁的报刊亭里无意发现了天津百花文艺出版发行的《散文》杂志,薄薄的册子,浅灰色的封皮点缀着几束国画手法的梅花,亲切而清新,便毫不犹豫地买来,品读里面的散文,那遥远故乡的明月、老宅院里的枣树、城市里已经望不到的银河繁星,以及记忆中小河里游来游去穿行于水草中的小鱼……这些人类千百年来共同的情感元素,会不时触动和敲打着深藏于心的神经,引发出对故乡、故土、故人的无限怀念。

    自感于如此漫不经心的阅读会让自己变地零碎、散漫、肤浅,便也时常刻意地拿起一些专业类的书籍来读,如民国时期的法学大家周荣的《证据法学》、著名律师高云的《思维的笔记》以及梁慧星老师的《裁判的方法》等,也许是之前积淀的一些功力,从目录中挑选出部分章节来随意读来,竟还能理解,并小有收获,如若带着工作的中问题去探究,去追问,认识会更加深刻和全面。

    国庆期间,和好友以考察河洛文化为由头,游历了河南境内的洛河山水。期间,喜闻《道德经》中“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候王得一以为天一正”之佳句,甚是欢喜,归来后时常默念品读,心中略有悟,诚想若闲散中不失“得一”,得一时融入“闲散”,必定有大妙用。

    癸巳将尽,朋友偶聚,竟发现一直洒脱不羁自由自在的同事老友不知何时竟习得一手好字,便毫不犹豫,借势而为,让老友在酒酣之际泼墨挥毫,写下厚重笔锋,遒劲有力的“得一”二字。每每静坐展卷,细细品味,越发喜欢这种闲散读书,读书闲散的阅读状态了,心中便生出几份惬意和畅快, “闲散读书癸巳年,甲午得一须尽力”的感慨也顺理成章地涌上心头。

责任编辑:研究室    

文章出处:本站原创    


关闭窗口

地址:河南省三门峡市崤山中路36号(邮编472000)  
电话:0398-2967227   
您是第 9599312 位访客

民意沟通信箱:smxz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18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