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 法院要闻

古稀老人闹离婚 倾情调解化心结

  发布时间:2021-04-08 07:27:44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每一对迈入婚姻殿堂的新人最初的愿望,可是有对古稀老人却因“不满跳广场舞”等琐事闹上法庭要离婚,他们是否就此分道扬镳,这段感情的最终归宿如何?我们来看看渑池县法院的法官是如何化解该案件的。

    这是我诸多调解案件中印象深刻的一起离婚案件。“这两人是二婚吧!年龄都七十五六岁了。”老赵看了一眼诉状说。“应该是吧,45年出生的。”我随口说“哎,不对,诉状上写的结婚时候是67年。”细看诉状,果真还是原配夫妻,孩子都五十了。被告姓王,我们就称呼他老王,原告也称呼她老王婆。这是一起普通但又少见的离婚诉讼,不管怎么说到了诉前调解环节,那就先通知人吧。

    下午,老王和老王婆如约而至,相比原告华丽光鲜的衣着和盛气凌人的姿态,而被告则显得邋遢、卑微。老王婆的血泪控诉从1967年老王是如何吃到“天鹅肉”开始,痛说家史:老王的工作是怎么安排的,结婚后婆婆应不应该在他们家中住,老王兄弟姐妹的往来是否妥当,小孩成长中的抚养教育…字语连珠说的老王一言不发。最后又爆出一个“大雷”,老王每月的300元零花钱不知去向,且经常去和广场舞大妈共舞,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看着欲言又止的老王,我看出他是有话要说的,就劝说老王婆去隔壁喝水消气。

    安抚好老王婆消气静思,开始倾听老王的述说。老王原是一名工人,老王婆自从二人结婚后就没上过班,系全职家庭主妇,几十年的家里家外“一把手”,致使老王里里外外都没有说话的份,大事小情都由她一人说了算。前几年老王退休后,因为平时没有烟酒、打牌的嗜好,也没有什么朋友,便偶尔会去广场跳舞健身,在没有“汇报批准”的情况下被老王婆发现了“资本主义的‘毒苗’”,要求他离家反省,并立即整改。随后,老王便流落在外,身上仅有的“巨款”也不久就花光了。

    事情到此,基本就清楚了。其实简单说二人之间的问题,就是没有问题。但是如何让二人之间的心结打开,重归于好,这却是我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在对老王状况表示理解后,开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对其劝说:“退休之后,你应该多陪陪老伴,你们是老来伴,她不满意你一人去跳广场舞,你可以带她一起去嘛,夫妻之间有啥事不能坦诚相见的”。老王嘟哝了一句:“我几十年都听她的,现在我去跳舞又不是有啥事”。看到老王心有不甘,我就把老王婆叫了过来。老王婆气场满满:“跳舞你还有理了,谁知道你想干啥,到现在还不认错…”一场暴风骤雨后老王很就蔫了。心里虽然感觉有点对不住老王,但是老王婆已经说出了“还不认错”的话,那就是有台阶可下了,赶紧就催促老王:“你把你媳妇带去跳舞,不是给一圈都比下了吗,你还嫌丢你人不成?赶紧道歉”。一句话两老人都笑了,老王麻溜的说:“我错了,我以后去哪里都带着你”。老王婆笑骂:“你去瞎胡蹦跶,谁稀罕跟你类”。事情就这样在这嬉笑中结束了。看看“身不得男儿列,心却比男儿烈”的老王婆,又看看“唧唧复唧唧”的老王,心中不由感慨这何尝不是另外一种状态的恩爱夫妻呢?“鞋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婚姻合不合适,只有自己知道”。

    对于一名人民法官来说,处理好一起离婚纠纷,维持好社会基本细胞稳定,可能的它的现实意义远大于案件本身,一起小小的离婚纠纷,对法官而言处理的是日常工作,而决定的是他人终身的幸福,甚至是一个大家庭的未来。所以我们手中的审判权不可以不慎用。

    看着二人携手离去的背影,我心中默念着祝福他们重新牵手共度晚年。

责任编辑:xcc    


关闭窗口

地址:河南省三门峡市崤山中路36号(邮编472000)  
电话:0398-2967227   
您是第 21866562 位访客

民意沟通信箱:smxz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21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