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天平杯征文

燃烧的雪花

  发布时间:2023-02-17 09:15:40


    时光荏苒,一晃我在法院已经工作了十九个年头,期间的“酸甜苦辣”是我收获的全部……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旁听案件的审理。庄严的法庭,威严的女法官,女法官严厉而不失平和的语气,我心里肃然起敬,更多了层羡慕。女犯声泪俱下的忏悔,提到孩子时那发自内心的“呐喊”,同为女性的我莫名的多了份同情。

    法不外乎人情。庭审后,在女犯即将押上囚车的短暂瞬间,女犯的家属已将其团团围住,有的递吃的,有的递喝的,但女犯都没有去接,只是在有限的时间里紧紧地抓住父母和孩子,低低地哭泣着。她的父母也是眼圈红红的,不断地安慰着,并轻轻地为女犯拭去满脸的泪水。女犯的两个孩子则分别搂着女犯的肩膀和脖子,应该是在诉说着相思苦、离别情,还不时的用衣袖擦拭着不断涌出的眼泪。我泪眼婆娑,仰了仰头,快步朝办公室走去。

    女犯名叫白梅 ,育有一双儿女。因识人不淑,白梅偶遇了小时候的一个玩伴小夏,后发展为无话不谈的闺蜜,且经常留小夏在家里住。虽然是闺蜜,但毕竟是客人,白梅有时看到小夏没起床就自己出去买早饭、办事情。刚开始,小夏还会埋怨她,大不咧咧的白梅总会以小夏太客气而一笑而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只要是白梅 、白梅的丈夫赵恒和小夏三个人在家时,白梅外出让小夏同行,小夏总会以有事或不舒服予以推辞,但善良、性格开朗的白梅却没有意识到小夏的这些微秒变化,依然“我行我素”。期间,也有邻居提醒过白梅,但一向随意的她也没将这当回事。直到赵恒提出离婚时,白梅恍然大悟,才将前面的一系列不正常联系起来,并还傻傻的逼问赵恒是否是小夏的原因,赵恒一口回绝,小夏也一再辩解,赵恒一再发誓离婚后也不会与小夏在一起,二人办了离婚手续,曾经的好姐妹、好闺蜜也形同陌路。

    离婚不久,白梅就得知赵恒和小夏结了婚,气愤不过的白梅准备到赵恒所在的住处去找二人理论。经过一夜的洗礼,屋外已被白色所覆盖,但白梅却全然无视,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赶……

    随着一阵“轰鸣”,门在白梅用尽全力的几个弹射后归于平静。床上“百年好合”字样的大红双人被褥,桌上赵恒、小夏和白梅的两个孩子的合影照,以及绳上小夏的内衣裤,如一记记响亮的耳光狠狠的回击着白梅。白梅瞬间失控,手脚并用,拼尽全力想摧毁眼前的一切,暴风骤雨过后,地上一片狼藉,白梅卯足了劲在上面剁了一脚又一脚,呸呸呸……还不忘吐了几口,随后邪笑着拿起打火机,眼前霎时间一片红光。一阵冷风让白梅禁不住打了个哆嗦,也让她瞬间回了下头,怔怔地看着二楼冒烟的地方,快步地走向不远处的保洁员,面无表情地指指了二楼,甩手而去。

    因发现及时,火灾没有造成太大的危害后果,白梅却因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被以放火罪,判处了三年有期徒刑,白梅觉得判的太重,提出了上诉。去提审白梅时,白梅刚开始一直在哭,不能自语。看她这样,我没有急于给她讲有关案件的情况,而是先和她拉起了家常,聊她少年时的梦想,聊她第一次打工的经历,聊她初为人母时的喜悦,她有一句没一句地回着我的话,直到在说到孩子时她眼里才折射出亮光,话也多了起来,说到动情处还自我陶醉的笑了笑。我像个痴迷的小观众,一瞬间竟忘了我此行的目的,她忘我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忍打扰。我提起她年迈的父母,因她的事不能安度晚年,终日以泪洗面;她那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因她的事一再苦苦地请求赵恒,希望能得到赵恒的谅解;还咨询我,要怎样做,才能减轻她们母亲所犯下的罪行……

    她又一次哽咽的说不出话来,我递了包纸巾,就默默地看着她,直到她安静下来。她恨自己的有眼无珠,也悔自己的无知,更认识到她的做法不但不能抚平她心里的创伤,反而还害了她身边的亲人。她还说,其实,通过这段时间对法律的了解和对过往的反思,她也想开了,放下了,她希望好好改造,争取早点出来和亲人们团聚。由于白梅的表现以及赵恒的谅解等原因,白梅被改判了缓刑,重新获得了自由。

    释放那天,白梅是第一个出来的。看到抱在一起的她们,看到那挂着泪珠的笑脸,我五味杂陈……

    当曾经的相依相偎十指紧扣化为泡影,曾经的甜言蜜语海誓山盟随风而逝,是擦干眼泪重新出发给自己许下未来,还是漠视法律肆意报复留下声声叹息,那天飘舞的雪花,那天翻滚的灰烬,就是答案。

责任编辑:xcc    


关闭窗口

地址:河南省三门峡市河堤路北路与上官路交叉口(邮编472000)  
电话:0398-2967227   
您是第 63725378 位访客


Copyright©2024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2